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12 三月 2007

報導 來自 12 三月 2007

東帝汶再陷動亂

校對: Leonard 國際維和部隊四處追緝叛軍首領瑞納多(Alfredo Reinado),東帝汶因此再度陷入動亂。瑞納多是前憲兵領袖,因涉嫌去年五月的一起暴力衝突而遭拘留,去年八月,他便夥同手下越獄成功。雙方衝突始於首都狄力(Dili)南方山區(叛軍據點),叛軍勢力與國際維和部隊昨夜正面交鋒,狄力因而遭受波及。 Tumbleweed in Asia部落格版主長期居住在東帝汶,最近離開了當地,並寫了關於東帝汶最近動亂的文章。 眼見東帝汶動亂再起,就好比一塊豆腐斜放在盤子中,緩緩向下滑落,原先豆腐本身的水分使得滑落速度緩慢,但昨夜豆腐竟重重摔落地上,粉身碎骨,再也沒有用了。 一位化名為Dili-gence的狄力市民,以文字記錄自身經歷: 我醒來的時候大概是凌晨3點45分,當時相當疲倦,後來聽到明顯的槍聲,接下來的半小時,大概聽到5到10次槍聲,然後一陣寂靜後,直升機就開火了。 第二天早上,當地外籍人士為了弄清楚槍聲的事,瘋狂撥打電話詢問相關單位,而當地人也被昨夜的事件嚇壞了。外籍人士亟欲瞭解究竟發生何事,電話線路幾乎快燒起來了。 過去經驗中,四方謠言及民眾的不確定感曾釀成動亂,Tumbleweed部落格版主對她在東帝汶的朋友感到相當憂心。 那時候,我聽聞狄力已淪為一座死城,民眾潛伏城中,躲躲藏藏,由於當時資訊流通幾近癱瘓,城內自然謠言四起。當時OZ廣播公司報導指出已有四位民眾遇害,但沒人曉得消息是否可信,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朋友身陷動亂,我在第一世界舒適的房間裡如坐針氈。 澳洲維和部隊事後證實,四位民眾確實在雙方交火中喪生。Dili-gence即時更新最新消息,並且提供狄力市民建議。 若目前你仍進出自由,最好趁早囤積糧食,未來數日情況可能不太穩定。

突尼西亞:寫政治部落格不被政府盯上的方法

校對: Justin 「突尼西亞網路局」為一政府單位,專責監督網路世界言論,若網站或部落格出現批評政府或官員的論述,就會動手封鎖或關閉,讓其他人不得其門而入,不過突尼西亞部落客還是能找到其他方式,繼續談論政治動態。 網路局去年12月行動時,針對的是對國內現局稍有批評的多個部落格,後來便未有任何消息,似乎限制變得較為寬鬆一些,Zizou from Djerba認為這是個好現象,不過他也同時指出,這段時間批評政府的文章數變少,顯示前次警方與武裝戰鬥組織發生槍戰,還是影響了人民的態度。 突尼西亞部落客確實減少談論敏感議題,連游走政府容忍邊緣的文章都很少人寫,人們不能否認這與上次Soliman地區的事件有關… 唯一還受監督的部落客是Mouwaten Tounsi,他從去年起已換了五次網址,Mouwaten也選擇在文章裡直言不諱,尤其他最近寫了封公開信給總統,呼籲給予媒體更多自由。 最近真的很少有批評政府的文章,Tarek Cheniti的文章討論社會經濟議題,例如教育民營化議題[fr],或是像Isis的文章裡,論及突西尼亞獨立51年來的成就,部落客在揭露問題的同時,都刻意省略根本原因,藉以避開網路局的監視。 部落客OuNormal則發揮創意,用其他方法談論政治以逃避查禁,他的部落格NormalLand是個虛擬國度,由他自己擔任虛擬統治者,指派不同的部落客擔任各部會首長,不過諷刺的是,這些部會名稱大多是超顯微結構部、黑市部、鬥毆與衝突部、貪污部等,他還設立了名為「壞男孩議會」的國會組織。這個虛擬國度也有一面國旗,就源自於真正的突尼西亞國旗,另外還有首非常好笑的國歌。   許多部落客都參與這場假造活動,尤其在Chanfara[Ar]策劃下,OuNormal遭密謀政變推翻[Ar],不得不舉行一場總統選舉[fr]包括 Mouwaten[fr]與Temeraire[fr]等部落客都宣布參選。 在我眼裡,這就是典型的突尼西亞人,他們總是努力在社會各種限制中過生活。

秘魯:海灘上的種族主義

譯者: Shanta 校對: Leonard 人們總說去工作並無過錯,亦即我們不應對任何一種工作感到羞恥。這聽來合理,卻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想。許多秘魯人離開故鄉到海外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卻經常做著比過去更糟糕的工作。也許因為沒有認識的人目賭他們所受的苦,能夠稍減從事低於自我能力之工作所產生的難堪與自尊喪失。但有時留在秘魯國內,人們也得在受歧視與邊緣化的狀態下工作。 現在利馬(譯註1)與鄰近的觀光景點正值盛夏。六零年代以前,最知名的海灘是密拉弗洛雷思(Miraflores)、巴朗哥(Barranco)、綽里約(Chorrillos)以及恩孔(Ancón)(譯註2) 一帶最偏遠的海灘。最近幾年開始,熱門的海灘景點轉向南方。在首都南端海岸線的眾多海灘之中,利馬富人將喜愛的區域稱為「亞洲」(Asia),在此地渡暑的人也捨棄西班牙語,以英語發音做為慣稱。這個海灘實施嚴格的會員制度,並以服務絕佳聞名。實際上,這個海灘已經轉型為一個具備現代化與全球化條件的小城,自外於同樣也在夏日使用海灘的小鎮。 但是,近年來,「亞洲」也因為對「家庭雇傭」(domestic employees)或「家戶雇傭」(household employees)的歧視與邊緣化舉措而出名,這也是雇主家庭稱呼這些勞工的方式。舉例而言,這些勞工白天嚴禁進入海灘,得等到傍晚六點之後,他們才能進入這些區域。許多人認為這顯然是不平等情況,並可歸結為種族主義的議題。 為此,由不同的機構與個人所組成的「人權之國家協調者」的「反種族主義辦公室」(譯註3),發起了一個部落格以公告一項稱為「大膽的雇工」活動,以此,一群人身著女傭的服裝,於白天平和地進入被禁止的海灘並於其中浸浴。在「有關大膽的雇工活動之問答」可以取得更多的資訊。此活動成功地於上周日舉行,並以短片與照片記錄下來。輿論也有關於此活動的反響。 幾個部落客(blogger)回應了此主題並於活動前後張貼有關的訊息。 我鄰居的狗…很愛叫 –「大膽的雇工」活動 秘魯設計 – 有關「大膽的雇工」的活動海報 新聞地帶 – 一個大膽的活動 敵對的月亮:在電纜、夢想、水泥與皮膚之間 – 對抗地主的大膽雇工 20073.14版 秘魯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