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五月 2007

報導 來自 8 五月 2007

(短訊)烏拉圭:令人厭惡的十件事

部落格「來自烏拉圭」的Gabo不分排名,列出居住在烏拉圭最令人厭惡的十件事,他承認自己在抱怨並提到:「我看過一塊塗鴉上寫著『別抱怨,快移民!』」,不過他也說,之後要寫篇他喜歡烏拉圭哪些部分的文章。 --- 原作者所列的十件事包括:貧困嚴重,各種資源匱乏,處處可見乞丐、政府大樓需整修、醫師與教授薪水過低等;保守與怠惰的社會心態,人們被動接受現況,人人都想錢多事少,企業缺乏冒險進取精神;服務業表現不佳,選擇太少,面對不良服務常只能消極避開,或只能接受;稅率太高,絕大多數商品為進口貨,增值稅高達23%,若想買科技產品,最好拜託出國的朋友幫你帶回來;缺乏就業機會,烏拉圭市場很小,就算學有專精也賺不到太多錢;大眾運輸系統差,誤點拖班已是日常現象,而且價格昂貴,都會區公車單程票價為0.65美元;人口老化,全國300萬內,65歲以上人口達12.8%;官僚心態嚴重,在現行法規下,根本不可能將公務員開除,政府沒有效率,人們會抱怨,但無法改變;治安每況愈下,與他國相比或許還算安全,但情況每天都在惡化;貸款相當不易,有些房屋貸款要求提出月薪1000美元的證明,全國八成人口都無法達到此目標,且銀行不願全額貸款。

智利:地震與後續浪潮

校對:mountaineer 智利乃地震之鄉。近幾個月來,艾森大區(Aysén)每日出現小型地層活動,四月下旬發生芮氏規模6.2地震,造成一片峽灣崩潰沒入海中,大浪襲擊小城Puerto Tortuga,造成嚴重損傷。 許多人批評政府因應不當,例如Copihues Rojos[ES]提到: 當局還在討論這算是滿潮、海嘯或只是較高的海水面,好似對於失去屋舍、親友與牲畜的人而言,這些名詞有多麼重要,總統視察當地後,右派立即抨擊她不該前往,但假若她沒去,右派還是會批評,重點在於解決地震造成的問題,並且避免可能的後續效應,我們必須回想,兩年前北部山區也曾發生強震,震垮西班牙殖民時代興建的老教堂與遺跡等,至今尚未重建。 自1985年智利中部地震後,Capitán Tricolor[ES]便擔任救災志工,他提到艾森大區情況時,想起地層活動從元月起便相當頻繁,他指出國家突發狀況辦公室(Onemi)[ES]曾在三月發表報告,建議疏散當地居民,認為可能有芮氏規模6的地震將造成損害,他解釋為什麼有這樣的建議: 艾森大區情況不同,國家突發狀況辦公室指出,自元月起影響當地的地層活動與火山有關,海底火山錐正在生成,也注意到海水溫度上升造成海洋動物死亡,上週他們也記錄到強震導致山崩。 截至目前為止,已造成三人死亡、七人失蹤。 El Morrocotudo[ES]提到在艾森大區的外籍人士對此事件的印象:Steve and Rhonda Wilson為居住於巴塔哥尼亞地區的傳教士,英國籍女子Jen則與男友居住於Coyahique。 智利政府的圖書館、檔案庫暨博物館部(Dibam)[ES]內,提供有關當地地震史的資訊與相片,智利大學[ES]的地震學服務單位[ES]則提供每月完整地震報告。

黎巴嫩:春天、藝術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開始。這就是為什麼三月二十一日會被定為母親節。部落客們傾向發表更多關於愛、自然以及陽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歡樂的心情。甚至連政治文章也是些關於如何讓事情變得更好的計畫、策略或分析。照例,這只是篇集錦,在這篇集錦中,我已收集有關於這兩類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礙於篇幅,無法悉數列出。 先從這些張貼去南黎巴嫩出遊照片的部落客們開始: McDara 發表了這篇關於他參訪南黎巴嫩的圖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張圖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帶回來一些照片,她把這些照片發表在她的部落格上。 「Adiamondinsunlight」談及以短裙為主題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響 , 春天瀰漫在黎巴嫩的空氣中,且在這穿衣樂趣的季節我的心也充滿了期望。在這個溫暖的幾個月裡,我幾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歡它們乾淨的線條和它垂下的樣子,當然還有在我走路時會發出的沙沙聲。在這裡,我也喜歡穿裙子因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個珍貴的約會用語 當她將春天與愛聯繫在一起時, 「Mirvat」也發表了這篇文章 當這金黃色的光溫柔地再次侵襲我們的生活。當這害羞的春天開始了對於夏天的期望、溫度、和樂趣,我週遭的人看起來就像在戀愛中。我也正陷入愛河中。 這春天的愛已經談的夠多了。來談談藝術吧!「Ibn Bint Jbeil」帶著我們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導來帶我們接觸以下他所說的阿拉伯設計 阿拉伯設計是有關於調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說的「一體就是細分」。但這也是關於某種天性及自然的美諷刺地藉由一種精美的、整齊的、幾何的美學來傳達。 假如你特別對一些有關於就嚴肅話題的長篇文章有興趣,接下來你也許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著黎巴嫩的種族困境 同時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猶太復國主義的社會主義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間有什麼關係?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

蘇丹:達佛之美、和平談判、麻煩的約會

校對:Leonard 對許多人而言,達佛是恐怖、死亡與絕望的同義詞,但以下內容將會發現,雖然苦難處處,其實達佛是一塊美麗的土地。 Precious是一名二十出頭的女孩,目前在蘇丹的非政府組織工作,我們先從她提供的幾張精彩照片開始: 上週,我待的那間非政府組織打算派員前往達佛的資訊分部,雖然我不是資訊部門員工,但我仍毛遂自薦,因為我一直很想看看蘇丹各地,如達佛、Juba、Kassala及Kadugly。 不幸的是,我媽不讓我去,我哀求了好幾個小時,仍然沒用,我實在很失望! 過幾天,我跟同事們說了這件事,其中一名同事便拿了幾張相片給我看,是他上次去Kadugly和Abu Jebaiha拍的…… 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也有一張達佛的照片。 她還在部落格上談論有關非洲的電影,電影「血鑽石」中,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 Caprio)形容非洲是「上帝遺棄的大陸」,她特別對此台詞做了評論: 李奧納多在電影中不斷重複說著,非洲是上帝遺棄的大陸,不過我卻將之稱為人們遺棄的大陸,上帝不但沒有遺棄非洲,反而緊緊擁抱著非洲,並賞賜這塊大陸許多禮物,但愚蠢的人們為了一己之私並未加以珍惜。 僑居坦尚尼亞的蘇丹人Nomadic Thoughts發表一篇關於蘇丹社會對男女約會帶來的麻煩,內容精采有趣: 在蘇丹,約會這檔事遠比政治麻煩,一旦有人發現妳與異性「約會」,那瞬間即為永恆,即使未來當了曾祖母,人們仍然會記得妳所有前男友的名字,另外為避免顯得太隨便,三不五時,妳還得草草結束約會,而就算是在約會時,還得牢記身邊女性友人給妳的約會「忠告」,唯恐踰越了既有且為大眾所接受的社會規範。 Luol Deng是蘇丹南部的丁卡人(Dinka),目前在美國NBA為芝加哥公牛隊效力,Black Kush在部落格文章中用他來吸引網友注意: 4月24日週二,Luol Deng以26分、8籃板、6助攻、2抄截及1火鍋的表現,帶領公牛隊以107比89大敗熱火隊。 Aperadosini發表一篇關於自由意志&預定論的有趣文章: ……命運操控人生,這理論似乎沒什麼道理,若人生早已安排好,就表示毫無自由意志可言,至高無上的祂已控制所有的意志,我的另一個爭論是,神是否已經決定誰將會上天堂或下地獄?若祂早知如此,當初何必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