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八月, 2006

報導 來自 八月, 2006

12 八月 2006

母乳哺餵日與印尼國防部長在blog上提及中東問題

翻譯:Fool Fitz 校對: benorken 當公民記者或「庶民」blogger發表他們對目前中東情勢,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衝突時,一直都是出於內心的。他們寫下任何他們想表達的,不考慮其所可能引發的衝擊。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印尼,若擔任部長之職,勢必就會在想大聲說出心聲時遭遇困難,在個人言論與部長職務之間如走鋼索般舉步維艱。也因此,如果想讀懂他在「字裡行間」隱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況;身為印尼國防部長,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擁有blog的部長。他從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導國際關係的教授。 他最新張貼的文章是關於從不同角度評論當前中東的衝突,特別是從外交的觀點。 對於無能的聯合國和態勢笨拙的美國,他寫道: 如預期中的,聯合國在紐約發表了哀求般的外交聲明,強調它的無能為力,它無法對主角們採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國國務卿寧可笨拙的期待「數日、而非數週的停火」,但我們可以發現,隨著以色列和真主黨用飛彈和火箭的相互攻擊越來越猛烈,她的話逐漸變少了。 甚至阿拉伯國家中也出現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個國家與政府的領導者,在尋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國的戰略態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闡述以色列和真主黨都曾在他們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國和伊朗--的背後行動。 這場衝突的根源為何呢? 憤怒、恐懼、深刻的仇恨與偏激的言詞,激起了猛烈的敵意;兩方結合了個人與群體所受的苦難,讓這場武裝衝突變得無法控制。 他認為這場戰爭會比預期中來得久,因為: 真主黨找到一種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廣闊而分散的地區巧妙地部屬火箭和飛彈,在整場戰爭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黨的人民和軍事資源不受損傷,它就可以忽視停戰的呼籲。在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之下,以色列的防衛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戰協議,但前提是必須讓它感受到真主黨的勢力已經被摧毀;若沒有,則一切免談。雙方皆不願被認為對無條件的軍力撤減讓步。如此冗長的軍力耗損戰持續著,而停戰的外交構想將等到雙方達到適宜的軍力平衡才會實現。 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迴響: 給 Masindi: 我不認為這場衝突是黎巴嫩/真主黨和以色列之間緊繃的關係造成的,反之,有兩股更大的勢力為了他們的目的,利用小國來攻擊彼此。 我的看法是,美國正利用以色列作為它武力的延伸來攻擊伊朗。(真主黨從伊朗那兒得到軍備)。 總而言之,這場戰爭若要停止,非得等到美國願意給伊朗一個喘息的空間為止。...

古巴:刺穿男

翻譯:Ahom Kuo 校對:PipperL 在Daniel Mauermann的一個Flickr目錄”古巴人“中有很多令人震撼的圖片, 但沒有比這張更令人震撼的了。 正如Daniel在一封email裡提到的: 這個”刺穿男”是個希望靠在臉上儘可能多的刺針來賺錢的貧困殘疾人. 他每天站在哈瓦那最繁華的觀光街Calle Obispo上, 靠一張合影一美元來賺錢. 現在他已經非常有名了—為什麼呢. 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3 八月 2006

伊朗:一位學生領袖的死亡與黎巴嫩

Akbar Mohammadi這位伊朗學生領袖近日因為絕食抗議而死在監獄中。Akbar Mohammadi一開始被逮捕是在1999年,在德黑蘭大學前一場維安警力與學生的衝突中。根據新聞報導,Mohammadi的父母在他們來到伊朗的同時就隨即遭到逮捕。許多部落客對這則新聞感到十分震驚,並且透過許多方式分享了他們的想法與感受,像是在他們的部落格上為文、繪畫。 永恆的自由 Nikahang是位知名漫畫家與部落客,他畫了一幅漫畫在他的部落格與Roozonline網站上以紀念Mohammadi。 從Zahra Kazemi到Akbar Mohammadi 好幾位部落客將Akbar Mohammadi的死與Zahra Kazemi的死拿來比較,他是加拿大籍伊朗人,也是攝影記者,在非常令人懷疑的情況下,死在牢中。Jomhour提醒我們加拿大籍伊朗攝影師Zahra Kazemi的死與Akbar Mohammadi的死有許多相似點。這位部落客說Mohammadi的屍體未經過任何家人與律師的同意之前就下葬了。他也說死者的父母被逮捕的原因是因為當局想要避免任何示威抗議行為。Jomhour也說當局應該回答為什麼他們要拒絕獨立醫師重新檢驗Mohammadi的屍體。他說我們記得死在獄中的Zahra Kazemi這位攝影記者是在什麼情形下被埋葬的。我們會以比忘記Zahra Kazemi的死更快的速度忘記Mohammadi的死,這位部落客寫道。 Akbar Mohammdi的律師宣稱他的死因令人懷疑,並且表示直到真相揭露之前,屍體都不該下葬。Akbar的父親比Albar更早過世,而當他也透過絕食抗議被逮捕時,他說過他的兒子被嚴刑折磨過。 Hanif Mazroi說如果在四年前當局就處罰了謀殺Zahra Kazemi的人,今天我們就不用面對更多如此恐怖的事件。Mazroi說只要伊朗的輿論被國際大事牽絆著,他們就可以對伊朗的年輕人做出任何事。Fm Sokhan說我們不會原諒也不會忘記犯下這罪行的兇手。這位部落客也登了一張由知名攝影部落客Kosoof拍攝的Mohammadi的照片。 漠不關心 Roozmaregiha說所謂的改革派領袖談論一大堆黎巴嫩境內違反人權的事件,他們也擔心那塊土地上的政治囚犯,但是他們對於伊朗不發一語。這位部落客繼續說這些改革者沒有一個人提到Mohammadi的名字。Akbar Mohammadi在改革期坐牢坐了八年。Akbar Ganji與其它數十名政治犯都是在這個時期入獄,他補充說:...

哥斯大黎加:網絡和等級

斯里蘭卡:正在升級的暴力沖突

1 八月 2006

黎巴嫩:在第三週的以色列戰爭中,黎巴嫩的卡拿 II

翻譯:PipperL 黎以戰爭持續成為大多數黎巴嫩部落客的焦點。在這第三週裡文章的主題包括經驗、期待和對情勢的反映。本週的高潮是以色列對卡拿(Qana)一間避難所的轟炸悲劇。這個意外引起許多部落客的憤怒,並反映在他們的文章中。 Amal 一如既往地表達了他的憤怒和悲傷,在下面這張素描中訴說了降臨在卡拿的不幸: Sophie 在她的一篇文章中問了個問題:當卡拿的孩子死於賴斯催生「新中東」的陣痛,他們會哭叫嗎? Pierre Tristam 寫了一篇名為《卡拿的大屠殺,當「再也不重蹈覆轍」不適用於黎巴嫩人時》」的文章;在分析本週發生的大屠殺前,先以十年前在卡拿發生,同樣是由以色列造成的大屠殺事件來引起讀者的注意。 Victorino醫生 對於這起意外的反應: 今日,在清晨稍早時分,Tzahal 的光榮騎士們駛著閃亮的美國製造、美式配備和美國買單的戰鬥機越過了 卡拿。週日是天主教異教徒禮拜的日子。而卡拿是這些「奇異的耶穌教儀」的發源地,當時統治以色列的正是受人敬愛的希律王。 Fouad 警告:今日所撒的仇恨和憤怒的種子 明日將會長成危險的果實: 你們這些該死的白痴,在我傻傻地居住的這個機遇之地,你們和你們的繼父顯得多麼空虛。道德上、情感和政治上,你們都一無所有。你們真的認為這樣的轟炸可以讓你們獲得所求嗎?當我們的生命只是你們的棄渣,我們的小孩是你們的攻擊目標,整個世界都在你們的射程中時,你們竟敢談論著民主和自由?真是大膽啊!你們小小的自大邪惡戲碼是卑劣的存在,繼續啊!繼續翻攪著土壤,種下仇恨和憤怒的種子;很快地農作就會成長,到時就可以收成了。到時收穫會很豐碩的,我期待我能活到看到那天的到來。 從卡拿傳來的影像:這裡和這裡 (不適合脆弱心靈的人觀賞);以及黎巴嫩人的反應關於這場事件的影像,由 黎巴嫩部落客論壇所發佈。 反戰示威的照片由Z發表。 Sophia 描述了她去年前往卡拿的狀況: 著名的聖經婚禮的舉行,象徵著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苦難的結束。以色列深知他們轟炸卡拿的行為,是要確保這些傷口永不會癒合。但是我跟以色列保證,這個傷口拖得愈久——就算某天它癒合了——也不會有對以色列戰爭罪行和那些背德的背後支持者如布什、布萊爾,賴斯和同謀者的寬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