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7

報導 來自 七月, 2007

玻利維亞: 大寒之夜

6月24日對南美洲民眾而言是特別的節日,部落客Juan Arellano先前曾為文描繪了祕魯當地如何歡度此節慶。 今年玻利維亞(Bolivia)在聖胡安節(San Juan)前夕舉行慶祝活動,據說是該年的大寒之夜,當晚親朋好友齊聚一堂,圍著火堆取暖,一邊用餐(熱狗是主菜)。由於燃起的火堆會產生大量煙霧,造成 隔天空氣品質不良,引起部分民眾翌日出現咳嗽及紅眼等病徵,因此許多民眾對此感到不滿。 民主中心部落格(Democracy Center blog)在文章中提到,各大城市均呼籲民眾在狂歡時仍需保持責任感,首善之都拉巴斯(La Paz)公家機關即請來饒舌歌手,協助向民眾宣傳「別生火、別生火」口號,科查邦巴(Cochabamba)當地某民間團體則以火焰般的服裝打扮走上街頭,四處宣導「別生火、別生火」口號。 Angel Caido [西班牙文]的米蘭達(Hugo Miranda)為文表示,他一直記得和家人窩在火堆前的時光,但後來他終於明白,原來火堆會使空氣不良,另外環保人士及政府官員也時常呼籲民眾,不要在節日當天燃起火堆,不過米蘭達則認為全年都應禁止此舉。 我還需要補充嗎?早就有人譴責這個節日對環境所造成的傷害,但空氣污染並非節日一天所造成;乃是一年365天累積所致。我記得環保人士曾對我說,許多天主教徒認為,周日做禮拜或參加聖母及耶穌的相關慶典就能保證靈魂得救。 食物往往是慶典的重頭戲,「熱狗」則是聖胡安節的傳統食物,但Vania Balderrama of Capsula de Tiempo [西班牙文]表示,玻利維亞日常生活不常使用熱狗這個語彙。 我買了香腸,回家發現忘了買麵包,於是吩咐阿瑪麗亞(家中幫傭)去買熱狗麵包。遍尋不著,可憐的阿瑪麗亞跑遍附近所有店家,甚至 一路繞到小廣場那邊去,就是找不到,她回來跟我說到處都沒賣,我聽了很生氣,因為香腸早就涼掉了,於是我自己走到住家附近的小商店,劈頭就問有沒有賣熱狗 麵包,德蕾(Tere)小姐回答說她不知道什麼是熱狗麵包,我們對話同時,一位小姐走進店裏對櫃檯說:「我要潘趣多(panchito)麵包。」接著我就 看見德蕾小姐將熱狗麵包遞給那位小姐。...

孟加拉: 政治改革

孟加拉政壇近來紛擾,政治改革變成了政壇顯學。 由於孟加拉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民眾不得參與一切政治活動,但某些黨派卻私下研議整肅貪污,帶動國內政治改革,並期待在黨內建立、落實民主機制。In the Middle of Nowhere的Rumi表示,如此行徑明顯來自政府高層授意。 中央選舉委員會公開表示,「為籌辦眼前的總統大選,政黨改革將為首要目標。」,An ordinary citizen對該委員會十分讚許。 不過政客口中的改革究竟為何?以下是Rumi的詳細解說: 一般而言,政治改革手段包括限定國家元首任期、成立聯合政府及落實政府透明運作制度。 部落客Angelmorn批評,兩位政壇女強人相互惡鬥,眼前政壇動盪全由她們一手造成。 現在全國都在辯論,是否就此讓兩位前總理(瓦吉德夫人及齊亞夫人)退出政壇,一時間,孟加拉國民黨(BNP)及人民聯盟(AL)無不引頸期盼新面孔能在黨魁選舉出線。 然而兩位女強人退出政壇之前,難道不須為政治惡鬥負責嗎? 近來兩位女強人所屬政黨內部鬧得風雨滿城,改革派與傳統派正激烈廝殺。 人民聯盟資深領袖Suranjit Sen Gupta將當前局勢稱為百事可樂/可口可樂局面,Dhaka Shohor則嚴詞抨擊Suranjit Sen Gupta提出的改革方案。 他的改革方案仍舊是一套獨裁制度,只不過是把內閣制改為總統制罷了,完全忽略權力制衡之重要性。 一時間,國內主要政黨紛紛提出政黨改革方案,Angelmorn驚嘆表示: 最令人驚訝的是,雖然國家緊急狀態時期嚴禁「集黨結社」談論政治,但實際上政治活動未稍停歇,許多人並未遵照政府法令。 Rumi說:...

喀麥隆:喀麥隆電影工業的崛起

巴勒斯坦: 加薩近況如何?

譯註:近日巴勒斯坦二大派系哈瑪斯及法塔之衝突情勢的說明,可參考巴勒斯坦危機中的玄機 一文。巴勒斯坦分為加薩 (Gaza)及約旦河西岸(簡稱西岸,West Bank)二部份,其簡介及相對地理位置請參閱維基百科之說明 世人逐漸的對國際主要媒體所做的報導感到厭倦,這一點也不令人感到驚訝。部落格變成了解某個地方的適當方式之一。Ramzi Khoury of Arabisto 說道: 在現今的年代,傳播可以把惡魔變成天使,然後把真的天使搗成泥。在國際網路支持的強力宣傳機制重鎚之下,就算是「合法正當」也變得如此有彈性以至於不復見。 以這樣的心情,本週我們要到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探險,去一探當地真正發生的事情。隨著加薩逐步擴大的情勢,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12名加薩居民,包括一名12歲的男孩,星期三遭到以色列軍隊殺害。有些人認為這是對二週前控制加薩的哈瑪斯所做出的直接攻擊 (newsweek報導)。 部落客tabula gaza 思考著加薩將會發生什麼事: 當國際間拒絕承認選舉的結果,民主選出的哈瑪斯 (Hamas)政府註定是要失敗的。此外,由法塔(Fatah)所執政的前政府不願意將政府體系以及安全部隊等大權移交,哈瑪斯被迫要以實際的行動來取得巴勒斯坦單一政府的位置。如此才能對付日益升高的無法治狀態。 現在,因為國際間不允許哈瑪斯成功,加薩的新小國家將會失敗。 這位部落客補充: 當這些國家公務員聽令於他們所效忠的法塔領導,留在家裡而不出門上班,加薩可以存活多久呢?加薩的學校教師、政府雇員以及警察要待在家多久呢?這必須由他們所選出的政府做出答案,但目前,在國際領導人密切注意後續之際,用以取代傀儡政府的單一領導的執政尚未合法化。 來自拉姆安拉 (Ramallah)的部落客Almanara Square分享了他對未來的擔心 : 自從加薩變成戰區,我覺得好像在巴勒斯坦的規範全都被破壞了。好像什麼事都被允許......

阿拉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

遭綁架114天的英國BBC加薩特派員艾倫強斯頓(Alan Johnston ) 在今天 (04/07/2007) 獲釋(中文/英文),部落格圈中情緒激動。本篇很快速的檢視中東部落格圈對此事的看法。 圖說:BBC記者強斯頓於加薩走廊遭綁進入第五週,布魯塞爾民眾持續祈禱。quarsan攝影。 卡達(Qatar): 卡達的Abdurahman寫道: 當我今天早上聽到艾倫強斯頓最後獲釋的消息,感到非常高興。過去漫長四個月,他遭到自稱為伊斯蘭軍(The Army of Islam)的團體綁架(事實上是加薩走廊最大的暴力派系The Dogmush)。在他遭到綁架痛苦煎熬的期間,有謠言指出他已遭到殺害,後來則是身穿自殺炸彈帶出現在影片中。 當哈瑪斯控制了加薩走廊,他們很清楚的傳達出釋放艾倫強斯頓是首要議題,最後也實踐諾言讓他獲釋。 巴林(Bahrain): 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這裡為這位獲釋的記者獻上睡蓮。 這是我第一次照顧的睡蓮,她在今天早上盛開。我很開心,也喜歡她的顏色。真高興艾倫強斯頓遭綁架114天後被釋放。這朵睡蓮就獻給他,以及將生命放在新聞現場為我們報導的第一線記者。 埃及(Egypt): 來自埃及的Ibn Al Dunya 也對此事感到高興,在這裡向艾倫強斯頓的專業致敬。...

黎巴嫩: 幾乎無關政治

我們吃下肚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國銀行業這麼發達?誰在清除子母彈?巴西要怎麼協助黎巴嫩回收廢棄物?在戰火中失蹤的孩子在哪裡?黎巴嫩音樂水準如何?這些都是本週黎巴嫩部落圈在討論的部分話題。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藝術作品中,提出三項存在主義式的問題:「我們是誰?誰知道一切?誰能填補空格?」 再來,Rami Zurayk教授寫了篇文章名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轉錄了黎巴嫩農民組織主席Antoine Howayyek寫的一封信,寄給內閣部會首長,並質疑他們: 為什麼國家沒有管控進口食品的標準?蔬果、牛奶、乳製品等都沒有,為什麼政府不善盡責任,於邊界進行或外包執行品質管控的工作? 這封信當中提及許多有關貿易、農業與本地產業的問題,其中一項是: 民眾在市場上根本無從得知產品來源,國內大多數產品均為進口,但是卻當作黎巴嫩本地生產產品販賣,每年黎巴嫩都進口5000噸的白起司,不過卻都以國內生產的食品銷售。事實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規定產品出售時不得改變原包裝。 探究信件內容後,Rami Zurayk教授的結論是: 標明原產地不僅能協助本國產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質標準的第一步,不過如果我們決定標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麼美國穀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餅都會名列其中,我們目前大量進口此類食物為美方帶來了鈔票進帳,不過如果加上此標示將影響銷量,美國老大哥應該不會高興吧? 去年以色列與真主黨開戰期間留下許多未爆子母彈,嚴重損害黎巴嫩南部的農糧生產,自宣布停火以來,亦有239人因誤觸未爆彈而傷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記錄志工清除未爆彈的情況,企圖真實反映出數字背後的故事與臉面。 影片介紹名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組織志工,他在戰爭最後一天因子母彈爆炸而失去一條腿,但他仍維持樂觀態度,著實鼓舞人心,這些人都是戰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種數據背後的真實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銀行的週報顯示,雖然政治動盪、社會危機不斷,客戶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為6%,Remarkz的Bech便談到此一現象: 我認為那些押寶於黎巴嫩經濟者,尤其是那些大戶,必然已獲得政治保證,而且是來自於相關的事業。似乎也只有在銀行業,我們還看得 見穩固的體制,這個體制的參與者不多但卻有大量的金錢投入,完全不受整體經濟的影響。畢竟這些人在意的不是經濟本身,而是某種由公共金融體系所虛擬創造的 「信心經濟」,然而公共金融體系卻不斷淌血,因為本地銀行若非投資於獲利豐厚的TBill,就是投資國外市場。在這個情況下,這個體制的穩定與否已與戰火 無關。 巴西將協助黎巴嫩回收建築物廢土石等廢棄物,根據部落格黎巴嫩之淚報導,廢棄物將用於建屋與舖路。 部落客Golaniya張貼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這些孩子因為黎巴嫩軍隊與伊斯蘭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軍團體交戰,而被迫逃離Nahr al Bared難民營。她上週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國一間孤兒院裡,不僅受到虐待,更幾乎要餓死。...

中國: 抵制北京奧運? 他們心懷不軌

從 Mia Farrow 到 François Bayrou 再到美國國會議員,每一則關於抵制北京奧運的新聞或報導都再一次激起中國網民的憤怒。 在一篇被廣泛轉貼的部落格文章 抵制奧運:註定失敗的鬧劇中,政治評論家 Wang Chong 把抵制北京奧運的倡導者分成三類。 第一,借著奧運達到個人目的, Wang Chong 相信當 François Bayrou 倡導抵制北京奧運時,有其背後的目的。François Bayrou 想藉著此一話題來獲得選舉投票上的優勢。 第二,來自反華的右翼分子。 像日本的 Shintaro Ishihara。...

台灣:繼續划-i-panga na 1001

(照片來自casyc23。船首黑色與紅色的圓圈圖案代表mata-no-tarara(眼睛)與太陽,用以趨邪招福。) 海浪不斷翻開我的記憶,當我失去海洋給我的回憶時,就是我逐漸結束生命的日子。──夏曼‧藍波安《海浪的記憶》 在達悟族的語言當中,「達悟」的意思是「人」。雖然達悟族所生活的蘭嶼現在是在台灣的領土當中,達悟族的語言和文化是與菲律賓巴丹島的Ivatan族更為接近。 身為Austronesian的一支,達悟族人擅長於造用以捕魚的船。這木船不同於獨木舟,而是採用許多不同木材拼出來的拼板船,給一兩個人坐的小船稱為tarara,給十個左右的人坐的稱為chinurikuran。 Keep rowing: 蘭嶼的大船文化,幾乎是整個達悟民族從生理生計到心理信仰與宇宙觀的集合體。 在現代經濟方式的衝擊,氏族漁團的青壯勞動力被台灣的資本市場吸納,老一輩長者無能為力負荷大船建造的一切所需, 只能看這舊船腐朽裂解,在每年呼喊飛魚的招魚儀典時,感嘆空盪的港灣而無大船的身影。 2001年時,我們與村裡的族人,帶著從島上森林伐取的樹材,一起到台中的自然科學博物館,建造了一艘脫離傳統氏族漁團組織的十人大船。 當年我們詢問父親:”可以到台灣造大船嗎?makanyou(禁忌)怎麼辦?”父親也細詢了為何要去台灣造大船的用意……?”給台灣的人看,也讓他們了解,大船不只是美麗而已,而是還有我們的智慧與能力!”我們回答。沈思後的父親給了我們一個說法:”台灣又沒有我們的鬼(anito),你 們想那麼多做什麼?”之後,那一年我們順利的完成了一艘向台灣展示的文化大船……。就在完工的當時,緊接而來的是:「做好了船,怎麼不划呢?」於是,五年 後的今天,我們想與台灣的朋友分享一件事:船,不只是被展示的,更是可以航行的,我們將拜訪台灣……。 Keep rowing: 船長1016 c m ,寬170 c m,高270 cm 我們的大船取名為: Ipanga na,1001跨越號。...

巴勒斯坦人內閧

巴勒斯坦怎麼了?巴勒斯坦人為何內鬨?衝突的導火線為何?到底誰勝、誰負?後續又會如何發展? 巴勒斯坦部落客Haitham Sabbah綜合心中厭惡感受,回應以下問題,筆者將原文(阿拉伯文)譯為英文。 巴勒斯坦佔領區正上演一齣丟人現眼的劇碼,不僅兄弟互相殘殺,部份巴人甚至為了求勝,竟和敵方聯手打擊手足,表面上似乎取得勝利,但他們打敗的其實是自己,他們並非被戰機、坦克或火箭砲擊敗,摧毀他們的是心中的盲目及病態,他們慶祝的是失敗,並非勝利。西方國家往往慷慨金援這些巴人,造成家破人亡,然而巴人亟需司法公義昭彰時,西方國家卻一副阮囊羞澀。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校對: Leonard

(短訊)烏克蘭:政治人物之奢

Ukrainiana再度張貼烏克蘭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在克里米亞地區的豪宅照片,並且表示:「『地區黨』(Party of Regions,亞努科維奇所領導的政黨)最近的廣告裡寫著:『烏克蘭全國人民都在努力維持生計』,但有些人顯然並非如此,他們的奢華生活似乎永無止境。」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韓國: 6月25日.韓戰

6月25日那天,是韓戰爆發的第57週年紀念日。這天很寂靜。和過去比較的話,僅有少許特別活動。韓國的部落客們如何看待韓戰?他們訴說了這天在過去和現在對他們來說代表什麼意義。 Dolstone2002: 在孩提時的每年這個時候,我記得我製作反共標語和海報,並唱首這樣的歌「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當敵人踐踏我們的那天。」 現在,我知道我們被教導要那麼責怪北韓是因為獨裁者為了要保持權勢所用的方法和政策。現在,我知道韓戰並不只是我方和壞的一方間的對決,也是在世界列強間我們承受和經歷的苦。 但是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現在可以有富裕生活是因為那時的人民奉獻他們的鮮血和汗水遍及這片土地。我們永難忘懷當他們必須用槍瞄準他們的兄弟姊妹時流的淚水 Musecine: 時間久了,很自然就會忘記。看了看日曆,我知道今天是6月25日。我的小學時期是在1980年代中期到後期。正是反共時期。我們在學校看反共電影。我記得那時只是很興奮的看這吸引人的媒體和電影。比起小學、中學時的歌和其他任何的兒歌,這首6月25日歌還是更強烈地懸繞在我的耳邊 啊,啊,要我們如何忘記這天 當我國的敵人踐踏過我們 我們用赤手和鮮血,阻止了敵人 那些日子我們憤怒地頓足著地和搖動著我們的身軀 現在我們將回敬當時的敵人 持續不停地追擊敵人 一一擊潰敵人 現在我們將帶給這個國家和我們的兄弟榮耀 我依舊記得第一次學這首歌的時候。二年級時,老師在黑板右邊寫下這些歌詞並把它留在黑板上幾天。在那時候,北韓人全是壞人。像 Ddol-i Chang-gun(編者:1980年代中一齣非常受歡迎的動畫。一個男孩打倒全部的壞北韓人和金日成並從怪獸那救出好人),北韓人都被畫成紅臉豬頭。戲院裡,品質很差的螢幕播映著我軍的陣亡和人民的眼淚,而背景音樂經常都是這首歌。甚至在那個年紀時,我隨著歌詞而流淚。就是這首6月25日讓我哭泣。 我不知道是誰在什麼時候作了這首歌。也許是在「打倒共產」的那段時間作的。 這大概是第一首我不想唱也不想再讓我的子孫唱的歌。 bklove: 如果不是看到一位部落客的發文,我也沒察覺今天是什麼日子。韓戰57週年紀念日。我記得那強調反共教育的時期。有很多的活動…也許現在是「和平模式」? 和從前比起來,今天的確是個安靜的日子。 作者:Hyejin K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