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九月, 2007

報導 來自 九月, 2007

24 九月 2007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論

科威特部落客Frankom寫下[Ar]一篇極具措辭強烈的文章,內容表明他對國內同性戀者的態度,以及他覺得該如何處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開始今天要談的事情之前,…我會向各位證明,我就是個種族主義者,沒錯,就是個極端的種族主義者,我不是要談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這都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歧視,我要談的這群人現在已集結成社團,還獲得大國支持,他們真的有權力與義務!他們竟都跟我 們一樣有權生活在這世界上!但他們並非奇怪的物種,因為人類只有兩種,沒有第三種,我不想破壞國家與鄰國或友國的關係,也不想談有些國家態度從反對轉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確討論在科威特發生的情況。 我們昨天去餐廳吃晚飯,在那個小餐廳接待我們的,是個來自東亞國家的服務生,這個同性戀和我們平常在其他餐廳或購物中心看到的東亞人士不同,他對我 們毫不禮貌!東亞人現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許多大公司也依賴他們做行銷和業務工作,是因為他們薪資低嗎?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因為他們人數愈來愈多,似乎 無論在餐廳、咖啡館、休閒中心、購物商場、超市裡,甚至是家庭幫傭,都會看見來自東亞國家的人。 無論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區,在家中或妓院裡私釀酒品的人數愈來愈多!也有愈來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輕人販賣毒品!幫派份子也與日 俱增,…因為國內同性戀增加,許多年輕人都找他們解決性需求,因為他們要價比較低,情況愈來愈危險,因為其中有些人是愛滋病帶原者,而且許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為我國並未要求篩檢。我當然不只針對那些同志愛滋病患,還有其他同性戀來自於科威特、阿拉伯國家或不知名的國家,他們企圖瓦解我國社會,該如何解決 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決之道」,包括將國內同性戀趕至其他容許同志的國家、把同性戀送進警察學校或軍隊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這篇文章的回應區,就知道他的第三項解決之道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戀」的回應則對Frankom言論不滿: 你聽來非常無知,我不是同性戀,但你竟把同性戀當成疾病對待,人們並非計畫成為同志,他們經歷各種遭遇後才變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於你提到菲律賓人的部分,如果我們把他們都趕走,誰要來做這些工作?科威特人嗎?我很懷疑,人們充滿仇恨與無知,願他們獲得指引並痊癒。 另一位部落客Judy Abbott則表示: 我的天啊,你們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爾蒙出了問題,情感上也有問題,…有些人努力希望別成為同性戀,但結果孤立無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對:FoolFitz

全球之聲一週間 0917-0923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在動盪不安的區域,部落格是少數可以讓民眾討論公共政策的場域,尤其對被主流媒體所忽略的人們來說,更是如此。美國政府計劃掃除阿富汗境內持續種植的罌粟類植物,但這究竟是否真能根絕毒品的危害,抑或只是將這項產業驅趕到其他地方,甚至讓塔利班組織趁機接手這樁生意,進而漁翁得利的錯誤判斷?部落客們也討論起阿富汗境內政府、列強及叛亂份子的軍事衝突,並有記者藉著部落格及網路視頻,刊載難以登上主流媒體的戰爭報導。 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想藉由離鄉背井尋找工作,以換取相對優渥生活條件的例子,在這全球化的時代比比皆是。然而馬達加斯加的人民卻慘遭詐騙,不但損失了大筆保證金,更無法出國工作,真是得不償失;但這也顯示,他們寧願到外國過苦日子,也不願國內生活的想法。另一方面,馬達加斯加的狀況也不是那麼絕望,當地人們發起了「全球之聲馬拉加西語翻譯計畫」,不但為保存面臨傳承危機的馬拉加西語盡一份力,也拉近馬國與世界的距離! 每個國家,從獨裁走向民主的路上,都會留下斑斑血跡,巴西也不例外;但若要將這份醜惡的歷史攤在陽光下,卻又會引起許多爭議與衝突。這也證明了,那段長達20年的獨裁時代,在人民心中所留下的傷痕至今仍未癒合;也許,讓每個人擁有各自專屬的記憶,才真是抹平苦痛的最好方法吧。 各國的領導者,也是部落客們喜歡討論和批評的對象。在政治局勢變換多端的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提名沒沒無聞的薩柯夫(Victor Zubkov)擔任新總理,令許多觀察家跌破眼鏡,但部落客們卻一點都沒被嚇到。而在摩洛哥,向來匡助窮人不遺餘力、有「窮人國王」之稱的國王穆罕默德六世,卻遭國際財金雜誌揭露,其財產在全球富裕王室中竟名列第七,令部落客不禁大罵他的奢華浪費與虛偽矯作!哎,這位國王應該也會想要有個影武者來替他們面對壓力吧!筆者在此建議,以後各位在大選前,可以先從血型分析各候選人的人格特質。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

23 九月 2007

南韓:從血型看個性

韓國延世大學(Yonsei University)研究所宣布完成一項血型影響性格的研究計畫,該研究以50項國內外血型研究計畫為基礎,過程中若數據與大眾偏見或流行文化吻合或相左,則視情況增減數據。 Skillyou概述此研究計畫。 ……研究結果驚人,B型似乎受到詛咒,B型個性不好眾所皆知,而研究報告也證實了這點。 血型評量項目:內向程度,邏輯思考能力,性情穩定程度,領袖氣質,關心體貼。 分析結果: A型:14, 10, 10, -4, 2 B型:-6 , -7, -7, -1, -3 O型:-15, 1, 6, 3, 0 AB型:5, 4, 3...

22 九月 2007

阿富汗:戰地傳真

倫敦記者組織前線俱樂部的創立者,沃恩.史密斯(Vaughan Smith),在前線部落格放上了來自阿富汗的視頻。2007年九月一日,他報導了一場英國-阿富汗聯軍對陣塔利班組織的戰鬥。 沃恩說: 哈爾門德河(Helmand)橫穿南阿富汗的哈爾門德省,而綠區就是指這條河流的兩岸。在一場艱難的行軍後,我們到達了本次軍事行動的出發點,並開始了軍 事上所稱的「接敵前進」(advance to contact)。 在上午十點之前我們和敵人接觸了。隨著聯軍在據點間不斷轉移,戰鬥時斷時續。塔利班分子有時向我們射擊,一般都在聯軍能接近之前就跑開了,他們早準備好了 逃跑路線,並且大部分時候能成功帶走傷員和屍體。 哈洛特不是我們的巴黎! 哈洛特部落格稱,許多身處阿富汗的人相信國家的第三大城市哈洛特,正如政府官員所言,在重建之中。然而,當地人說那地方和幾年前相比沒什麼兩樣。部落格作者還引述當地記者Naghib Arvin稱: 許多人說哈洛特是阿富汗的巴黎城,並且想阻止城市的重建。這種想法簡直荒謬可笑。我們不應該停下重建工作。 根據這位記者所言,缺乏投資且得不到當地生產者的支持是重建停滯的兩個原因。 別拿口音開玩笑! Mohmmad Kazem Kazemi 稱,他已經送信給伊朗電台雜誌的主管對電視連續劇Charkhaneh提出抗議。他批評電視劇的製作者取笑阿富汗人的口音以及蹩腳的波斯語,認為此行有辱阿富汗人民,並傷害了他們的自尊。他還補充道,事實上在阿富汗沒有人像連續劇中的人物那樣說話。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FoolFitz

日本:前首相有替身?

部落客Kikko提到謠言指出[Ja],現在躺在醫院的前首相安倍晉三並非他本人,是替身假扮而成,而真正的安倍此刻正在蒙古的溫泉區放鬆享受,不過她也由此如玩笑的謠言延伸認為,相較於富有的名人如安倍及前橫綱相撲選手朝青龍,能夠輕易前往蒙古散心或調劑,包括Kikko等多數日本民眾根本無法負擔旅費。

巴西:獨裁黯夜之光

數個南美洲國家在20世紀都曾歷經軍事獨裁時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烏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當時的加害者從未遭到審判,因為政府在1979年通過特赦法,赦免軍方將領與民間人士以獨裁為名的所有罪行。 不過巴西最近首度發表有關當時犯行的官方報告,其中細述綁架、強暴、虐待、處決、秘密埋屍等,此份500頁的長篇報告名為《記憶與真實之權》,由國家政治死亡暨失蹤委員會著手調查,前後共費時11年,「人權觀察」組織讚揚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雖然軍方並未提供任何文獻記錄,巴西政府仍預計於2008年時,將1964年至1985年獨裁時期的秘密情報文件解密,公布於國家資料庫中。《記憶與真實之權》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費下載。 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軍事獨裁時代曾入獄一個月,他與新任國防部長喬賓(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報告發表活動,對於杯葛此項活動的軍方人士,喬賓明確表示:「沒有人能挑戰這份報告的真實性,若有任何質疑,報告內都能找到解答」,各地部落客也附議他的看法。 1980年魯拉率領罷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攝。 軍方幾天後有了反應,在9月1日發表公開聲明,提醒若調查軍事獨裁時代的政治謀殺事件,便已違反特赦法,也將讓國家「退步」,外界也隨後做出回應,obomcombate[pt]張貼一封軍方將領駁斥國防部長喬賓的信件: 本人在憲法所賦予的權力下,反對公布相關檔案與記錄,因我了解此舉背離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礎,將會「使國家和平與和諧倒退」。 巴西部落格圈則反應兩極,顯示20年的獨裁時代傷痕仍未癒合,Celso Lungaretti[pt]曾與20名官方記錄理應已死亡或失蹤的人士會面,他認為軍方的反應令人無法接受: 這顯示軍方對於揭露歷史真相感到侷促不安,…這份聲明等於打擊政府權威,不僅質疑國防部長,更讓人懷疑政府究竟是否無力撫平軍事獨裁時代的傷痕,畢竟面對歷史事實,不同的人仍有相異詮釋。 記者Carlos Motta[pt]指出,喬賓此刻面臨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喬賓必須展現過去少見的態度,例如勇氣,如果他不回應軍方反對公布報告的聲浪,放縱軍方拒絕公布獨裁時代的可怕罪行,喬賓將會成為另一個傀儡部長,完全失去指揮權或威信。 1980年警方與罷工群眾,由Estevam Cesar所攝。 Alexandre Lucas[pt]則懷疑,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無改變任何事: 很遺憾,自1964年4月1日軍事政變以來,巴西軍方的心態毫無改變,當年軍事推翻合法民選總統、關閉國會、解散內閣、殺害異議份子、藏匿屍體,今日心態亦復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軍少校在Alerta...

20 九月 2007

摩洛哥:窮人國王?

回教齋戒月已揭開序幕,許多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穆斯林此時正心懷慈善,掛念遭遇不幸之人,與此同時,素有「窮人國王」之稱的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向來匡助窮人不遺餘力,但最新一期富比士雜誌報導指出,國王竟名列全球富裕王室排行榜第七名,摩洛哥部落客為此深思王室與平民之間的落差。 The Morocco Report對國王生活開支提出爭議: …國王穆罕默德六世名列全球富裕王室排行榜第七名,我還在猜測誰是前六名時,摩洛哥國王的薪俸金額讓我傻眼,整整96萬美元,還不包含每日治裝費和座車檢修費用。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窮人國王。 Eatbees也回應該報導表示: 以前住在摩洛哥時,我曾和友人談論過類似報導,當時友人表示,「祝他早日榮登全球王室首富,到時他說不定會分一些給我們這些平民。」 Eatbees還說: 國王穆罕默德六世受人民愛戴,擁有專業治理能力,民眾對他的喜愛勝過敬畏,恰好跟他父王相反,但我想不透這些錢究竟從哪來,是否因為政府壟斷國家經濟而來,不知如此是否會成為國家發展負擔。 The Moroccan Mirror的部落客Hisham總結以上評論: 太好了,你們提到富比世雜誌的排行榜,摩洛哥國王竟擁有20億美元身價!這種行徑實在下流,摩洛哥王室虛偽矯情,讓我直覺噁心,如各位所言:「保留王室制度是為了使人民情感有所寄託,但制度不可能長久,而王室也不該依恃制度,生活奢華浮誇。」 由於齋戒月須禁食且戒絕一切邪穢,除了王室爭議外,部落格圈的熱門話題便是齋戒月,無論是否禁食,人人都在談論: Moroccan Vocabulary是個摩洛哥阿拉伯語(darija)教學部落格,每日均有課程,以下是摩洛哥常用的齋戒月祝詞。 當摩洛哥人在宗教場合說「3wâshr mbrôka」عواشر مبروكة,意思近似受祝福的節日,此時就要回答「3lînâ w 3lîk」علينا و عليك,意思是你我皆然,好笑的是,我經常答錯,我常說「Allah ibaârk...

19 九月 2007

馬達加斯加:馬拉加西語和翻譯計畫

serasera.org 網站上張貼一首馬拉加西語重要樂團Mahaleo的歌曲[mg]: “Aoka aho, Mba ho tompon-tsafidy, Mba tsy havela hihidy, Ty vavako miteny” rahafahafahana, Mahaleo. (Mg) 「讓我擁有選擇自由,別讓口中之語被迫靜默。」 --《自由》/ Mahaleo 如歌詞所言,馬拉加西語擁有悠久的口語表達傳統,在重要家族或社交場合內,總會以馬拉加西語發表演說,但由於經濟壓力的影響,讓英語及法語等強勢語 言愈來愈普及,讓馬拉加西語成為馬達加斯加認同便是重要關鍵,社會學家也很憂心,年輕人對馬拉加西語的興趣與學習愈來愈低,馬拉加西語作家Michèle Rakotoson指出[fr]: 我們與所謂的「第二世代」會不會出現斷層?他們更熱衷於網路、派對和運動,他們雖然尊敬馬拉加西語是種「祖先的語言」,但親子之間並不會以這種語言交談。 今日馬拉加西語人口為1700萬,就人口數在全球排名第55名,仍是全球前69大語言之一,保護與推廣弱勢語言的重點不在於人口數,而是在於其後所背負的歷史,對於種族多元的馬達加斯加而言,馬拉加西語是團結的主要象徵,亦展現人口與文化的多元特色,這項語言源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系,也受到班圖語、斯華西里語、阿拉伯語、法語及英語的影響。...

馬達加斯加:人人都想離開

馬達加斯加一家假造的人力銀行公司最近面臨官司纏身,這間名為「全球入口顧問」的公司由國際顧問人士Steve Turmel主持,此人很可能將遭遣送出境,該公司先前表示,要為美洲巴哈馬群島上的「西棕櫚紡織服飾公司」招募數千名員工,應徵的馬國民眾必須符合以下 幾點條件:注射B型肝炎與黃熱病疫苗、持有有效護照、繳交約93美元的手續費,對於許多人每日生活金額不到一美元而言,這已是很大一筆錢。 消息發布後,超過3000名馬達加斯加民眾前往應徵,他們把家裡的收音機、電視、稻田等全都賣掉以籌措手續費,有些人因此負債,有些人辭 去原有工作,這間人力銀行的臨時辦公室就設在一間學校校舍中,現在卻已人去樓空,經馬國政府聯繫後,巴哈馬政府表示該國並無「西棕櫚紡織服飾公司」,「全 球入口顧問」也不知有Steve Turmel這位員工,但許多應徵者仍盼望九月中能出國。 Harinjaka連結至《馬達加斯加論壇報》網站,呼籲民眾注意此事。 Jentilisa懷疑,這是否已應驗馬達加斯加民眾容易受騙,整天想著到海外就能過較好生活,就算情況一片混沌也不疑有他。 先前許多不敢提出意見的人,現在才紛紛質疑,當鄰近的美洲國家都有無數失業勞工,為什麼巴哈馬的企業得千里迢迢到馬達加斯加來聘雇員工? 儘管後來事實一步步揭露,還是有人表示寧願到外國過苦日子,因為國內的生活已令人無法忍受。 有些人在想,如果外國與國內生活景況一樣糟糕,你會選擇待在何處?有些人認為馬達加斯加人在國內歷經太多苦日子,所以千方百計想離開,而且我們的教材總把外國描述為天堂,讓很多人就算不會說外語也想出國。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對:FoolFitz

17 九月 2007

俄羅斯:意外提名新總理

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於9月12日接受總理法德柯夫(Mikhail Fradkov)的辭呈,並轉提名沒沒無聞的聯邦金融監督單位主席薩柯夫(Victor Zubkov)任新總理,令許多觀察家跌破眼鏡。 「西伯利亞之光」部落格的Andy表示: 此項提名令許多分析師大感意外,原因似乎在於俄羅斯總統府內派系角力擺不平,而薩柯夫不具任何威脅,所以才獲此職位;但倘若如此,我們想知道為何法德柯夫要辭職呢? 我自己相信其實一切是普廷個人好惡所致,他向來喜歡作弄俄國研究專家。 「莫斯科碎片」部落格的Lyndon向法德柯夫告別,並提到各種「有關克里姆林宮的預言書」,他也對一篇評論表示意見: 俄羅斯動態通常都無法預言,也因此我們如此著迷於各種變化。 「Sean俄羅斯部落格」的Sean Guillory為Pajamas Media分析有關人事異動的新聞報導,並認為提名一位小人物當新總理其實非常合理: 以俄國政治標準而言,提名案一點都不奇怪,普廷不過重覆前總統葉爾卿(Boris Yeltsin)在1999年的作為,有些人也許還記得,葉爾卿在1999年8月9日突然要當時的總理斯提帕辛(Sergei Stepashin)下台,之後便任命名不見經傳的普廷接替,那時候葉爾卿是為了向全國「證實他的政治力量」。…普廷後來也因此踏上總統之路,讓普廷有權力擊潰葉爾卿的勢力,迫使葉爾卿流亡,如此看來,薩柯夫的提名案是否預示了未來走向呢? 「意外愛上俄羅斯」部落格的W. Shedd也不感意外: 其實幾個禮拜前我就在其他論壇指出,假若普廷打算在2012年再度當選總統,最好提名比伊凡諾夫(Ivanov)或梅德韋傑夫 (Medvedev)更無勢力的人選,畢竟若這兩人當上總統,為何要在2012年再度讓位給普廷?若這兩人的四年執政很成功,便更可能在俄國造成政治分 裂。 我原本猜想普廷會提名聖彼得堡市長馬維顏科(Valentina Matviyenko)為總理,也可能另提名他人角逐總統,畢竟若克里姆林宮的權力愈分散,普廷便愈容易在2012年班師回朝。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對:FoolFitz

阿富汗:錯誤的判斷

阿富汗的部落格圈裡都關注著美國「阿富汗反麻醉藥品策略(U.S. Counternarcotics Strategy for Afghanistan,PDF檔」的消息,檔案中詳述了美國政府計劃掃除阿富汗境內持續種植的罌粟類植物。 特別是,許多自由派人士對於美國強力掃除的想法感到震驚。在理性雜誌(Reason magazine)的部落格,長期鼓吹合法化的Jacob Sullum主張: 但如果摧毀阿富汗某些省份的鴉片生產,只是單純地使其轉移到其它省份,那麼掃蕩了全阿富汗的鴉片種植,不會只使鴉片生產轉移到其它國家嗎? 這並不像那種從未發生(譯註)的事情一樣。順道一提,十年前聯合國秘書處藥物管制和預防犯罪廳執行主任Pino Arlacchi 解釋「全球古柯葉和鴉片罌粟花種植的總英畝數還不到波多黎各(Puerto Rico)面積的一半,所以沒有理由其種植不能被完全消滅。」 很久之後,如果以史為鑑,這些浮誇的反毒努力將不會在海洛因的消費上有任何影響。短時間來看,如同我在專欄為了這個主題所寫的,它們正在強化塔利班及其恐怖份子同盟。 譯註:根據所提供的圖表顯示,全球在1987-1996的鴉片種植,並沒有減少的趨勢,鴉片的消費量也逐年增加。 罌粟種植,照片由Flickr使用者deckwalker提供 的確,如同Daniel Drezner 所說,那些認為根絶罌粟種植的行動將只是把錢流向塔利班,或覺得這樣的立法會產生一些對西方外交政策利益的想法,一點也不過份。就像我之前所主張過,問題在於這樣子的立法行動在阿富汗簡直是不可行的: 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如果最終的目標是斷絶塔利班鴉片掮客的生意,那全部買進未加工的罌粟花起不了什麼作用。有許多的面向可以去思考:管理環境、鴉片市場以及歐洲的藥物政策。 特別是:阿富汗沒有太多徵稅和管制的能力,尤其是鴉片這種高收益的非法藥品。中央政府無法控制常規且正當的農業,對犯罪及恐怖份子所擁有的農作物一籌莫 展。政府本身無可救藥的貪腐,許多政府官員早已接受罌粟種植集團的回扣或是賄賂。每個人都在猜,這樣的結構在美國強加的管制環境下,該如何改變(如果會改 變的話) — 但如果這成功了,我會很驚訝。這有著太少的監督,以及太多的機會去玩弄這個系統,讓走私者持續有足夠的貨源。...

16 九月 2007

全球之聲一週間 0910-0916

以下為各位整理世界過去一週在全球之聲的動態: 部落格存在的一大優點,便是讓人民能直接表達出心中對事物的看法與感受,無論是欣喜、憂慮、驚恐或憤怒,都得以坦然直言,毋需經過審核或刪修,也毋需考量利益衝突而卻步噤聲。印尼發生強震後,東南亞多國的部落格很快便出現各種即時反應,讓人縱然在遠方,也能在字裡行間感受當時居民的情緒波動;執政者上台時,總是背負眾多民意期待,也因此當爆發醜聞,人民的失望也更劇烈,隨著孟加拉兩位前總理先後遭逮捕,當地部落格正反意見眾多,但都對政局透露著濃濃失望氛圍;遺憾與失落情緒也同樣在伊朗蔓延,政府至今仍不願面對19年前政治屠殺事件,讓受難者家屬哀痛難以平撫。 在其他國家裡,部落格則清楚反映民眾之怒,我們總想像馬爾地夫是個美麗如人間天堂的度假勝地,但在當地社會底層,卻有無數來自南亞各國移工的血淚氾濫成災,卻時常不為外人所知,部落客便揭露他們的苦痛,並痛斥政府對此不聞不問;假若刻板印象進入媒體,便會強化人民對他者的既定形象,難以翻身,阿富汗民眾便不滿伊朗電視台的劇集醜化阿富汗人,要求伊朗改變此一陋習;飛利浦公司區域總裁受訪時的一句話,則引發巴西部落格一片撻伐聲浪,該公司產品也遭受池魚之殃,面臨民眾抵制。 事物一旦放上網路,要完全消滅便相當困難,以政治而言,便會是絕佳的今昔對照組,許多厄瓜多制憲會議候選人都設立了部落格,將政見公布在世人面前,未來他們假若當選,政見也將受逐條檢驗,如此看來,似乎也是另一種責任政治? 更多訊息請至全球之聲中文版網站,如欲收到每週訊息整理,請寄發電子郵件給中文小組負責人,主旨註明「我要收到全球之聲一週間」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