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七月, 2006

19 七月 2006

阿根廷: 我的第一台電腦計劃以及麻煩

翻譯:Portnoy校對:Sweet 阿根廷政府已經重新啟動該國的聯邦計劃MiPC「我的第一台計算機」,或者如Mariano Amartino說的(ES),MiPC Reloaded——我的第一台計算機之重裝上陣……。這個計劃一開始是希望提供價格合宜的計算機給國人,藉此縮減數字落差。它於去年四月問世,卻遭到博客社群的大力批評(ES),因為政府屬意由英特爾跟微軟公司負責此計劃。GVO的忠實讀者應該記得相同情形在智利也發生過,智利的博客寫手更從草根成立了「我的第一台計算機,貨真價實的」計劃。 然而觀察這次的情形,Amartino說這個計劃提供了消費者更多的選擇。 計算機可以內建AMD或是Intel的處理器;操作系統也可以選擇使用Windows Starter或是Pixart Linux。有不少家銀行提供貸款。這一次的計劃比上次好一點,而且避免了首次計劃招來的許多批評…起碼處理器跟操作系統開放選擇(如果他們逼我用Starter Windows那會是個大災難),此外,現金價格還是高了點,但是這正是貸款的重要性。 Pablo M. Beca也認為第二次的版本比起第一次來說有改善: 根據第一則故事,MiPC計劃今年重新啟動了,而且這一次帶來了好消息:AMD跟Linux加入了。我猜政府把他們加進來的原因是因為上次計劃招來的無數批評,很多開放源碼社群盡力讓他們的聲音能被上層聽見。微軟跟Intel過去一整年一定賺了不少,因為這個計劃有很多人支持。除此之外,政府免費替他們作公關,而政府辦的活動是很有力的,Intel跟微軟的品牌不斷出現在政府聲明當中。我認為,由於AMD處理器跟Linux的加入,購買設備的花費將顯著下降,更多人能因此受惠。許多人可以藉此機會擁有第一台計算機,而其它人則可以把握機會進行平台升級。 來自阿根廷Santa Fe的Luciano Kay對此MiPC一開始的成功以及政府扮演的角色持保留態度: 2005年MiPC計劃開始時,計算機是賣出去了,但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公共使用與培訓中心。根據Carrier和Associates 五月26日於郵件群組發表的信件內容,MiPC計劃賣了將近十萬台計算機,比官方一開始預計達成的數量少得多。更有趣的是,除了個人計算機的銷售數字以外,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透過貸款來付款,這證明了——根據Carrier與Asoc.——政府的角色在這個計劃的成功當中並沒有太大作用(繼續讀完郵件群組的完整評論,很值得。) 其它的博客寫手就技術層面同時批評了Windows與Linux兩種操作系統。例如Fabio就宣稱: Pixar Linux 根本不是Linux。Linux的專家說過,這個版本不只違反了GPL《通用公共許可證]》(違法),它根本是個災難,而且它還沒有說明他們使用的是哪一個軟件包,或是由哪個軟件包發展出來的。他們欺騙使用者,Linu的x任一版本都不容許這麼做,就算是已經賣出去了也不需要這樣做。 Javier Salinas大力批判「Windows Starter」這個有名操作系統的其中一種版本。根據微軟的說法,「設計這個版本的目的是為Windows產品家族提供一個可負擔的、便於使用的入口點。這個版本專為當地市場量身打造,使用當地語言,具備許多Windows專用的應用程序與工具。」...

12 七月 2006

巴西:同志驕傲月的對話創造出部落格同志圈

翻譯:TRUST 校對:Sweet 最近幾週,目睹了數場各式各樣的大型人潮,聚集在巴西與其它某些國家城市的街道上。這些慶典並不僅塗著世界杯的色彩。六月已經成為廣為人知的同志驕傲月,將數百萬人帶上街頭的同志遊行,明顯標誌著同志運動已逐漸走向主流。 今年的聖保羅同志遊行因其為世界上同類遊行中最大規模而出名,也因為此種規模,自然而然地引起在葡語博客圈中,報導、照片與辯論體現出的觀念與情緒浪潮。 「第十屆聖保羅同志驕傲遊行在摩天大樓下的聖保羅大道——巴西最大城市的金融中心——聚集了兩千四百萬人。去年為一千八百萬人,其遊行主題是『恐同有罪』。但這次活動卻放棄了演講,轉而成為城市最大派對。用來展示同志處境的創意口號的抗議布條跟抗議車已經不再,而是被電子音樂嘉年華和『trio electricos』告示其贊助廠商的懸掛廣告牌所取代。」巴西:同志遊行帶兩千四百萬人上聖保羅大道 – PortugalGay.pt 「本週六,聖保羅同志驕傲遊行的參與人數創立了新紀錄。根據警方說法,第十屆遊行聚集了兩千五百萬人。而遊行組織相信是個更高的數字:三百萬人。」同志遊行立下新紀錄,聖保羅聚集兩千五百萬人潮 – dubaBado!! 「根據保守的主流媒體的說法,2005年參加者有一千八百萬人,而2006年是兩千或兩千五百萬人。有時候,對同樣軟弱無力的官方報紙而言,我們一會兒是兩千萬,一會兒是兩千五百萬,彷彿其中五十萬個男同、女同、跨性、雙性和異性戀者光閃似地消失又出現,像被看不見的大衣櫃吞掉,接著被送回來,然後又被拐走。」(anti)conception pills: gay parade – Pedro Alexandre Sanches 僅僅巴西,今年就策劃了58場同志驕傲遊行。事實上,這些活動主要由政府贊助。這種不常見的模式也有其支持者與批評者。 「這58個驕傲遊行是由文化多元認同秘書處(Cultural Diversity and Identity Secretariat)的同志文化支持公共競標單位(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