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十二月, 2006

30 十二月 2006

古巴: 美國新國會與對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美國上個月期中選舉結果出爐,讓民主黨重掌國會多數,這項改變會影響美國對古巴政策的未來,但部落圈裡卻未多所討論,部分民主黨及共和黨議員均支持解除對古巴的運輸及旅遊禁令,前加勒比海駐世界貿易組織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於美國記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國對古巴政策短期內若要出現大幅轉變,仍與民主共和兩黨在國內選舉的結果緊密相關,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國人團體影響力仍大,也依然大力遊說。 不過無論是美國政治人物、國際社會及卡勒比海國家,都希望美國與古巴回歸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於11月24日貼出一篇文章,明確談到美國期中選舉結果,以及如果美國對古政策會有改變,可能會有哪些[ES]: 我已讀過數篇文章,有關於美國民主占國會多數後,對古巴政策的可能轉變,聽起來還不錯,我也每天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振作,別讓佛羅里達州南部少數人影響他們的外交政策。...

28 十二月 2006

西語系部落格遇襲事件

原文: Some lessons about blog attacks in the spanish-language blogsphere 作者: Jorge Gobbi譯者: Leonard校對: PipperL 本文西班牙語版請見此:Algunas enseñanzas sobre los ataques a blogs 過去幾週陸續有知名西語系部落格遭到類似攻擊,起初是廣受歡迎的智利科技部落格FayerWayer[ES]遇襲,不僅遭駭客入侵,並刪除所有文章與回應,進入頁面只剩下駭客一篇充滿敵意的宣言,批評該部落格的創始者Leo Prieto[ES],因為部落格在事發幾小時前才完成備份,故只有部分回應遺失,部分文章也以人工方式回復。其次遇襲的是Mariano Amartino的部落格Denken...

7 十二月 2006

智利: 部落客看皮諾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 作者: Rosario Lizana 譯者: Leonard 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上週末因心臟病而送往醫院,此件消息讓許多當地民眾想起他對於這個國家的意義,本文節錄部分部落客的反應: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寫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獨裁者共通點何在?在於獨裁者已死、入獄、流亡或離開國內政治生態,但智利則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轉型過程崎嶇難行、漫長無比又仇恨難平,無論如何,未來歷史上的皮諾契就等於過往17年的獨裁時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學家,他在部落格刊出為報紙⟪El Universal⟫(ES)撰寫的文章,提到皮諾契與古巴強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況: 皮諾契與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兩位指標性人物,現在都正與死亡搏鬥,雖然兩人對生命和權力的意志力同樣強韌,但生命終點仍不遠矣。 兩位領導人雖然將要過世,但他們在拉美歷史的地位業已確立,史書將記載他們偉大而富爭議性的功過,對右派而言,卡斯楚將永遠代表反帝國主義者的奮鬥與社會公義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諾契則像徵軍事獨裁政權對拉美的巨大傷害。 BAD(ES)則思考,為何左派對於皮諾契健康情況反應如此平靜: 儘管皮諾契為智利社會帶來莫大苦痛,反對者卻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長壽,有些人希望皮諾契久病在身,讓他親身感受人民的苦難,有些人則希望能看到他遭審判定罪。

5 十二月 2006

委內瑞拉: 卡爾卡斯的寧靜與公正

原文鏈接:Tranquility and Justice in Caracas   作  者:David Sasaki   翻  譯:歐兔(O2) 委內瑞拉的查維茲(Hugo Chávez)以大約百分之六十的票數再次當選固然是南美洲的一大頭條。 一位身在卡爾卡斯的記者在一篇名為「魔術師」(La Maga)的文章裡頭這樣寫道: 大選過後 很少人待在城裡,許多人在前一晚的慶祝或是哀傷之後都放了一天假。整座城市是靜默的。我無法分辨那是喜悅或是悲傷;就只是一種沉默一種伴隨著大選過後的寧靜,一種有著一年之初的沉靜。 孩子們都不必上課。沒錯,卡爾卡斯是髒亂的(儘管它總是如此),還有許多的煙火碎屑及毀壞的競選海報,但它是寂靜,少了一點喧囂。真棒! 昨晚我並沒有觀看結果。我非常地疲累以至於一個不小心就睡著了。  昨天我白白做了一天工。今天我看到了第二版,由於技術上的失誤,我所寫的報導尚未印出,我同事們所寫的報導也沒刊印在報紙上。我向之前讓我整天叨擾的候選人致歉。但願在邁向二○○七年的路上能有一道光。但願那有著瞭解與途徑。最終,但願,我們的政府不再需要印製這麼多的宣傳海報,還有在野黨能確實地反對政府的此類舉動。但願,我們將建立起井然有序的國家。 另一則部落客們充滿興趣的委內瑞拉故事在這個週末竄起,但很快地就讓媒體突如其來關於禮拜天的選舉報導所掩蓋過去。我們曾經提過一位名為內斯特(Nestor Valecillos)的記者抄襲了吉羅莫(Guillermo Amador)的網誌事件。上週五,吉羅莫終於得到那家報社的回應。 幾分鐘以前,我收到一則來自卡爾卡斯新聞報(El Diario de Caracas)主編卡洛斯(Carlos Romero)的訊息。我昨天早就收到他的通知。告知我他們正在考慮對於抄襲筆者智慧財產的內斯特該有的懲處。我強調我只是在等待內斯特的道歉以及卡爾卡斯新聞報以相同字數與版面撰寫成的公開回應。 這封新郵件讓我知道卡爾卡斯新聞報決定讓內斯特於今天—十二月一日著手撰寫。此外,他們容許我有權能選擇該篇三千八百字的回應於報中排版的位置。來自內斯特簡明且即時的道歉就已經相當足夠,而且我也知道內斯特的網誌社群並不樂見他遭受辭職的命運。就我個人來說,我只要求他們給予我回應的權利以及與之前遭抄襲文章一樣公開的道歉。 無論如何,我知道做下這個決定—藉由回應承認錯誤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那意味著責任感或者是犯錯時所感覺到的羞恥。那表示對於他們所處的出版品裡頭可刊載的內容與否是困擾著他們的;那很重要。...

2 十二月 2006

委內瑞拉:12/3大選日

原文: Venezuelan 3D 作者: Iria Puyosa 譯者: Leonard 12月3日將是委內瑞拉政治新里程碑,民眾將投票選出下一位總統,雖然候選人超過十位,但實際上主要競爭者有二,一為社會民主黨的羅薩雷斯(Manuel Rosales),一為現任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經過八年任期後,查維茲希望選民再讓他執政六年。 這也是委內瑞拉史上社會意見最分歧的選舉,包括大眾媒體與新聞節目都加入這場選戰,各有明顯不同立場,許多國營媒體均為查維茲競選連任宣傳,而多數民營媒體對羅薩雷斯報導篇幅較大。 雖然多數民調結果顯示查維茲將勝選,但也有少數民調認為羅薩雷斯將在最後一刻扭轉勝敗,各家民調數字相去甚遠,有些認為查維茲與第二名的差距達25%,有些則顯示羅薩雷斯的當選得票率將領先查維茲10%,沒有人能確知12月3日當晚會發生何事,傳言與玩笑指無論何者敗選,都會宣稱選舉不公或引發暴力事件。 由於局勢詭譎不明,委內瑞拉部落客組織總統大選的公民報導網絡,所有關於本次選舉的內容都統整於「Elecciones 3D」的欄目下。 參與Elecciones 3D的部落客包括朝野雙方支持者,以及對政治有所懷疑者,不過他們目標相同,都真心追求對委內瑞拉最好的出路,其中關於政治立場、民調、新聞論辯無數,亦有參與選戰的親身經歷。 Maléfica述說他在首都卡拉卡斯選前最後一天所見: 昨天我看到支持政府的團體拿著海報在Parque Central商業區造勢,羅薩雷斯的支持者剛好從遠處走來,高喊著選舉口號與查維茲的支持者對抗,然後他們又往下一個地點前進。(…)我也看到所謂的「選戰旅遊團」,一群瘦巴巴的白人美國佬跟著查維茲的支持者前進,其中有些人也穿著紅色T裇,我的朋友說他們是擁有委內瑞拉身份證的合格選民,我倒想上前問問他們,說不定這些人連本地菜餚hallaca是什麼都不知道。 投票所在選前幾天陸續成立,幾位部落客將參與投開票作業等選舉事務,這些工作是從已登記的選民手冊中隨機抽取而來,他們已開始報導相關過程。 Crónicas的Zeitan提到由於政府派來的主席未出現,讓他成為某個投票所的主席,他也描述了收到選票時的異常現象,例如封條、投票規則、印泥遺失的情況,不過軍方派來參與選舉作業的人員保證,選舉日當天一定會提供印泥,除此之外並未發現其他問題。 Zeitan還表示: 我所在的投票所似乎都是反對黨人士在處理相關事務,沒看到任何來自查維茲陣營的人,中央選委會人員也沒出現,只有負責修護投票機的人來了。 Kareta也有類似經驗,因為官方指派的出席未出現,讓她成為某個投票所的主席,遺失的物品也與Zeitan所在的投票所相同,這似乎是個普遍的問題,因為其他不同省分的投票所亦傳出同樣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