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十二月, 2007

27 十二月 2007

加勒比海:暴力加劇?

我們是否身處在一個比過往更暴力的世界?有些人認為如此,有些人覺得只是暴力事件廣受報導,今年稍早,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加勒比海地區可能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區域,也嚴重影響經濟成長,許多加勒比海部落客都在討論此事,這個話題也跨越了疆界、經濟與區域政治… Living in Barbados談及區域整體犯罪情況: 多數加勒比海國家與他國關係長久和平,只有少數國家曾真正與他國交戰,然而,我們如今也發現我們自己漸漸陷入了戰爭狀態。 對於出生地牙買加犯罪率日增,他也感到憂心忡忡: 若各位不清楚暴力犯罪對社會有何影響,來牙買加看看吧,高居全球之冠的謀殺率,以及各種暴行,不僅讓國家傷痕累累,也衝擊了人們生活的方式。 巴哈馬發生兩起的重大謀殺案之際,Bahama Pundit的Craig Butler認為,我們正處於「痛苦時刻」: 我國必須先找出問題的本質,才能有效處理,我認為教育與身處邊緣的年輕人受教育不足才是關鍵,我認為人們若未接受訓練,便無法思考與做出理智決定,變得容易受騙受誘惑,就我國而言,要靠犯罪奪得金錢太輕鬆愜意了。 同樣出身巴哈馬的部落客Nicolette Bethel寫道: 人們對社會有著各種恐懼,我的電子郵件信箱裡,每天都會傳來最新社會新聞的郵件,每一封的焦點都是暴力犯罪,有一封還不時更新我國犯罪率數字,還有的郵件頭條標題會出現火炎動畫符號讓你不得不注意,無論是談話節目或報章雜誌,都不斷提醒我們犯罪率有多高。 在分析巴哈馬治安情況時,她也提到多項研究指出:「當一個社會的信仰愈虔誠,也愈暴力。」 跟其他的部落客一樣,巴哈馬大學新聞系教授Daniel Henrich準備要以實際行動來做出改變。他架構出「打擊巴哈馬社會犯罪事件在危險青少年族群中激增」的策略。 就連國家元首也無法免於暴力威脅,A Limey In Bermuda「對總理收到裝有子彈的恐嚇信感到害怕」,也對於政治人物隨後的反應感覺不快。 我懷疑警方怎能那麼快公開宣稱寄件者身份。計件者可能是不滿政府的瘋狂在野黨支持者,也可能是執政聯盟內不同黨派的支持者,政治人物及其支持者應停止向下沉淪,停止對彼此的不信任。 對於國際人權日遊行人士遭暴力對待,古巴部落客也有很多話想說,牙買加的Francis Wade則試圖找出暴力犯罪與國內生產總值之間的關係,家暴現象在加勒比海諸國十分普遍,Stella Ramsaroop則從蓋亞那觀點看待此事。...

25 十二月 2007

部落客的世界愛滋日報導

12月1日世界愛滋日當天,全球的部落客們熱烈公開地討論相關議題。每篇文章都是向這疾病的對抗者致上敬意。只有人們因錯誤資訊繼續沈默,才會讓病毒恣意蔓延。 馬拉威:說出你的故事 在馬拉威,全球之聲的作者、新聞工作者Victor Kaonpa 回憶自己第一次採訪一名公開自己為HIV帶原者的女性。 我到離首都Lilongwe 350公里遠的Zmoba偏遠地區去和這名女士碰面。我背著錄音機和筆記本,踩了二十公里的腳踏車,才能到達她住的村子。 我認為這位女士的遭遇有被報導的價值,她毫不隱瞞地公開自己是HIV帶原者。1999年,愛滋仍被視為禁忌,ARV(抗逆轉錄脢病毒藥物)還無法取得,她公然地站出來對抗當時一切不利的形勢。八年了,馬拉威現在對愛滋問題依然保持沈默是金的態度。 孟加拉:打破禁忌 在孟加拉,社會學者與愛滋人權運動者Kathryn B. Ward,製作了一系列性行為安全的海報,海報主角是一個掛在汽車後照鏡的小玩偶,手裏握著保險套,它叫「兔子先生」(Mr. Bunny)。海報上,兔子先生用孟加拉語說:「我有保險套和錢,作愛時,聰明的兔子總會記得載上保險套。」 世界各地:改變心態 Local Voice 新聞繪製一張互動地圖,顯示全世界公共衛生與HIV愛滋防制的情形。它收集了亞、非、東歐地區受過訓練記者們有關愛滋病的公開報導。 Sylvia Chebet為肯亞的公民電視台製作了一個血液安全的宣傳影帶。 有影片 加勒比:重拾希望 牙買加Yardflex 講述HIV帶原婦女們如何爭回她們的性權力 。 「你可以保有自己的性生活權力,不必因染上HIV病毒而放棄…」28...

6 十二月 2007

哥斯大黎加:中國來了

在盛大軍禮歡迎[ES]之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哥斯大黎加總統阿里亞斯(Oscar Arias)訪問中國,有些人或許覺得這幅畫面相當諷刺,Fusil de Chispas部落格提供了相關影片與照片。 然而這項新政治與商務關係背後意涵何在?為何哥斯大黎加決定放棄與台灣一甲子的邦誼,轉而投向亞洲商務大國,中國的懷抱?News Star部落格的Roy Rojas提及這項改變帶來的部分利益,部分人士認為,這項轉變對哥國好處多多,因為無論在經濟力與國際地位上,台灣都無法與中國等量齊觀,不過在中美洲地區,哥斯大黎加也是唯一與中國建交的國家[ES]。 自建交之後,哥中兩國往來益加頻繁,Tiquicia指出,一群中國代表已由姜恩柱率團訪問哥斯大黎加四天,其間拜會國會議長Francisco Antonio Pacheco及外交部長Bruno Stagno。 國際間也有部落格提及此次重要的訪問中國行程,區域部落格Nicaragua Hoy[ES]在首頁上便寫到此事,並張貼阿里亞斯的發言逐字稿,其中指出: 對中國企業而言,哥斯大黎加市場極具吸引力,除了人民教育水準與勞工素質優良之外,未來產品出口至美國,還可能有免課稅優惠。 阿里亞斯所指稱的免課稅優惠,就是最近藉公投通過的與美國自由貿易協定。 訪問行程一開始,兩國領袖便宣布將簽定合約,哥斯大黎加將出口總值1.5億美元的蝦子至中國,之後中國企業也將投資數百萬美元至哥國興建煉油廠,而觀察亞太地區的西語系部落格Actualidad也提及中國將在哥國投資發展行動電話技術[ES]。 原文作者:Roy Rojas 校對:Portnoy

5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公開的影片顯示沈默的人質

在上週逮捕了三名哥倫比亞革命軍 FARC這個恐怖集團的間諜之後,發現了證明生還者的影帶與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質照片。謠傳這些影帶正準備送交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作為一週半之前已經暫停的人道換囚和談的部分條件。 影片與照片內 容包含了人質們描述了生活環境、如集中營般的監獄,另外一些人質則把握這次機會表達他們對家庭及孩子們的愛與關切。之中引起最多討論的影片,是前總統候選 人Ingrid Betancourt所錄下的畫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綁架,影片中,她靜坐著直視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雙眼證明這是一支錄影帶而不是一個靜止的畫 面。雖然一語未發,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雙臂以及沈默,對許多人而言,那些肢體語言卻傳達了相當多的訊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許沒有在那五十五秒鐘長的影帶中發言,但是她寫了一封長信給她的家人。信件的內容已刊載在El Tiempo的報紙、網站,且轉譯至一個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極大的憤慨。在這封內容廣泛的信件中,她試圖把過去的歲月塞進痛苦的牢籠,同時她也表達了對孩子們、前夫以及母親的愛。 長久以來,我們就像是專門搞砸派對的不受歡迎者。身為人質,我們不是一個 “政治正確”的議題。政府當局必須對游擊隊表達強硬立場同時免於犧牲一些無辜的生命,這種說法讓他們聽起來似乎會比較好過一些。面對這種狀態,保持靜默吧。只有時間能夠敞開心胸與提振勇氣。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營裏,不被視為重要到值得釋出影帶以及信件的人質們,則表現了另外一種形式的沈默。他們的家人仍在期待著一絲生命的跡象,期待著是否還有任何權利去寄望被俘的親人們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們,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們對人質事件的回應,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這事件中不放過任何可佔便宜的機會,籍以支持他們的個人議題。 我們透過遠距離看到卻也無能為力的那些騷動怪異的臉孔,他們被各式各樣的政治人物–始於Uribe and Chave–透過選舉而利用。(Piedad...

4 十二月 2007

哥倫比亞:國會議員與FARC領導人會晤照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會晤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成員及哥倫比亞特使團,以期達成一項人道考量的人質交換行動。例如遭到拘禁長達十年之久的前哥倫比亞總統候選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預期將獲得釋放以換取哥國政府的特定相對行動。在這次人道換囚和談過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許多部落客的網頁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的網站上找到關於這些爭議話題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部落格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資料來促進討論: 這次的人道換囚行動,必須放在哥國政府與FARC恐怖份子的脈絡下來理解。哥國人民對這項和談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認為這項和談是件好事,因為可以提供FARC一個機會證明他們值得信賴,同時,長期的目標是希望他們可以成為正式的政治參與者。另外一些人則譴責此次調停,他們認為 FARC將會利用這次機會打高空,卻不實踐他們在談判桌上的承諾。就像他們過去的紀錄,已經嚴重影響數以千計的哥國家庭,徒留許多待解的議題。 調停委員成員之一是反對黨的參議員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國總統烏里韋(Álvaro Uribe Velez)遴選擔任調停委員一職。在極具爭議的玻利維亞新聞協會照片集當中,拍到了恐怖組織FARC的領導群,與手持花束、頭戴著FARC軍帽(貝雷帽)的參議員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參議員則露出一抹淺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與你朋友保持親密關係,而要與敵人更親密」一文中指出,將反對黨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納入人道換囚和談的措施是徒勞無功的:不僅僅是目前FARC對換囚行動的姿態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處於內部分裂的狀態。這項人道換囚協議的效力,將僅及於這個叛亂組織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權的成員已經擴展他們的勢力範圍到委內瑞拉境內,並且在當地建立穩固的根據地。 部落客Víctor Solano則提到,參議員Piedad Córdoba為自己辯解說,那些照片是被抽離當時的情境而解讀的[es],事實上當時她正巧開玩笑地拿了他們其中一位成員的軍帽,而且,對於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訝 異。...

伊朗與委內瑞拉的親密關係

上個月,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再度訪問伊朗,這是他在兩年內第四度舊地重遊,兩國也簽署更多經濟協議,他與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對方,前者給予伊朗政府種種支持,後者則稱伊朗是查維茲的第二故鄉。 「社會主義」總統查維茲竟然與伊朗維持良好關係,去年多數伊朗左派學生與部落格對此提出批評,因為過去伊朗曾處決數千名社會主義武裝份子。 伊朗知名部落客Jomhour與澳洲作家兼部落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寫到兩國總統的友誼,知名漫畫家兼部落客Nikahang則畫出以上圖畫。 什麼和平?哪來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內賈德與查維茲會晤後宣示:「我們已擁有為所有國家拓展和平與安全的計畫。」 他寫道: 如此說來,我們可真要重新定義和平與安全這兩個詞了!當他們為自己國家的國民帶來問題與危險時,如何能讓其他國家獲得和平與安全?…在這兩國內,詞語的意義都與舊時不同,當阿曼尼內賈德大聲宣告伊朗擁有絕對自由,其他國家將享受和平與安全,聽來真是個大笑話。 Jomhour認為,查維茲為委內瑞拉製造民主與自由問題,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權,並不時壓迫社運人士。 「丟臉」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訪伊朗時,注意到拉美左派與伊朗政府出現變態的關係,國際間左派人士卻大多沉默,不願批評查維茲與伊朗相擁取暖。 我的記者朋友Rodrigo Acuna對此的看法是:「委內瑞拉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成員,與另一會員國伊朗建立政治與貿易關係或許很自然,但查維茲去年九月竟頒贈『解放者勳章』給阿曼尼內賈德,這是委內瑞拉對來訪貴賓的最高榮譽,此事不僅令人尷尬,更令人感覺可恥。」 他也認為,「在國際左派勢力的忠誠支持者眼中,查維茲不可能犯錯,他們的字典裡根本沒有『矛盾』與『不一致』等詞語」。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對:Portnoy